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ewenluck.net 的博客

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日志

 
 

【转载】第二届扬子晚报杯作文大赛现场决赛优秀作文  

2014-01-02 17:04:35|  分类: 作文指导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三阶段:现场决赛

高中文题 谁谋杀了浪漫

【名师解题】骆冬青(南师大文学院院长、博士生导师)

一个问句,这个“谁”指向了原由,也指向了“背后”。“谋杀”表明这是一个精心准备的凶杀,有些冷酷,有点可怕,有点惊悚……然后,不如此,怎能对“浪漫”的“死亡”表现必要的情感?浪漫似乎无处不在,为何写“TA(他、她、它)”的“死”?这需要领悟,也需要警醒。在日常生活中如何发现浪漫的“活”已经是个问题,如何评价其若无其事的“死”更是重要的问题。这个命题,把问号抛向我们,抛向我们自己,从而有可能从那些已死的“浪漫”中,“复活”并“创生”生命中不可或缺的情怀。

【一等奖作文】

谁谋杀了浪漫

南京外国语学校高二 赵安然

  人们叫我“谁”。

  我人生中最了不起的事便是制定并实施了“杀死浪漫的伟大计划”。成功杀死过三只浪漫。

  这是我最引以为豪的成就,在此略述二三笔,以供后人瞻仰。

  我杀死的第一只浪漫是蜗居在我家里、潜藏了许多年的浪漫。那时我还尚未成年,从出生开始算起,在那幢房子里住了大概有十五六年了。但那只浪漫恐怕比我还要年长。从我有记忆起,它便有如毒气一般弥漫在每一寸角落。父母虽从未意识到它,但也不排斥它。往往他们温柔而愉快地开怀大笑时还不知晓浪漫就正与他们面对面。

  但我对这只浪漫深恶痛绝。当它飘过的时候,父母便会格外得嗦。他们会做许多不必要做的事、说许多不必要说的话。他们在白天拉开窗帘,让刺眼的光线射进来。还有窗户,他们把它打开,于是风便吹了进来。晚上他们便布置下烛光晚餐,调开收音机听那些能让他们随着节奏打转儿的音乐,他们把平日里安静的房子变得吵闹不堪,惹得我心烦意乱。我仿佛能看见这只浪漫脸上阴险狡诈的坏笑,以及它那日益壮大的身体。

  我在这种叫人作呕的环境里忍受了很多年,心底却日复一日地算计着,这是一只成熟、强壮的浪漫,一刀一剑很难将它完全砍死。只有耐心地慢慢地磨。不仅要学会及时关上窗户、拉好窗帘、关闭音乐,还要抓住时机打断父母的嗦,刻意避开他们的慰问和关怀,以及那些聊天、一起吃早餐晚餐的邀请。开始时还会为他们受伤的表情而愧疚不安,可一想到自己的伟大计划,便要求自己狠下心来,久而久之心里也就逐渐麻木了。

  十八岁的时候,第一只浪漫终于磨耗殆尽。家里变得很安静,失去了所有的嘈杂与喧闹。我心里充满了骄傲,恍惚间听到有什么破碎的声音,我猜那大概是束缚我的一条锁链碎了。同年,我背着包离开了那幢房子,只身前往异地,而父母只是叮嘱了几句,就再没多做些什么了。

  第二只浪漫杀得利落干脆。彼时我在另一个城市里读大二,那时与她已经谈了一年多。这是一个温婉可人的女孩,乖巧懂事。美中不足的是,她似乎对浪漫格外敏感喜爱,一开始我们还只是聊聊天,互相了解,我也没有发现任何异端。关系稳定后,我们按照正常的步骤一起看电影,吃午饭,秋天一起在学校的林荫大道上散步,金黄的银杏叶踩在脚下发出清脆的声音。

  这一切直到我突然发现她身边那较之先前成熟了不少的浪漫时戛然而止。我可以履行公共意识里身为一个伴侣应尽的义务与责任,但却无法忍受那有如毒气一样的浪漫,我感觉到一股更为强烈的使命感在召唤我解决掉这只浪漫,不惜一切代价地尽快解决它。

  当我在一个午后最后一次约出她时,心里并没有什么难过与不舍。我一面想着这大概就是诀别了,一面又为完成了杀死浪漫的使命而轻松。我看着女孩不解的目光与踩着银杏叶远去的背影,心里为那个“杀死浪漫的伟大计划”悄悄添上了一笔。

  我逐渐意识到空气中那一直弥漫的、若有若无的浪漫其实是由每个人多多少少地散发出来的,他们或意识到了,又或没有意识到。我也逐渐察觉到了自己的与众不同:对别人像是空气甚至是养分一样的浪漫,对我却不啻于一股毒气。我记忆里自己从出生起就不讨喜、不受欢迎,不能带给人欢乐,究其根本恐怕还是我从心底排斥着浪漫的。我说不出浪漫的话,做不了浪漫的事,也忍受不了浪漫,甚至还残忍地谋杀了两只浪漫。我忍不住自嘲地想着,自己在这世间的行走,大概就是所谓的“逆着这个社会汹涌而又无聊的潮流”了吧。

  第三只浪漫就在这不明不白中死了,死在这样的时间里,好像我的觉悟就是杀死它的利刃。身边围绕的气流突然清了、轻了,像是迷雾散开、毒气消失,我看清了脚下的路——逆着水流、逆着人群,前方是风霜刀剑和即将扑面而来的惊涛骇浪。

  我终于杀死了自己的浪漫。

  我终于看清了,这个世界与未来。

  我心中多年的焦灼与躁动,终于在这一刻,彻底释怀了。

  在“伟大计划”之前,人们见到我便说“你是谁”,我便接着说一句“我是谁”,人们于是走开了。后来我逐渐长大,走在街上也没有人搭讪了,没有人问我名字,连自己都快忘记了自己是谁。只是偶尔不经意间听到有人大喊:“谁谋杀了浪漫!谁谋杀了浪漫!”这时看向四周,没有任何异常,突然就心情愉悦,脸上不自觉地挂上笑容,继续向前走。

【名师点评】 张曙光(南京市语文学科带头人;南京一中语文备课组长)

  乍读,这是三个独立的人生片段;再读,却一脉相连,体现出对“浪漫”情怀消逝的观照与反思;反复赏读,不禁惊诧于小作者独特别致的视角,悲悯而无奈的胸怀了。表达也颇有特色。不急不缓道来,似冷实热。文末轻轻一点,表达出对“谁”的深沉思索,别有一番滋味。小作者若非认真地生活,认真地品味,在短短两个小时内是很难写出含泪的文字的。

【二等奖作文】

谁谋杀了浪漫

南京外国语学校高二 毕雨桐

  “浪漫”一词来自于英文单词romance的音译,并不是中华传统文化的产物。在当今的世界里,“浪漫”多数情况下被理解为情侣间的柔情蜜意,卿卿我我。但不得不说,这样的理解是狭隘的。在词典中,对于Romance一词的释义是这样的:(1)罗曼蒂克的。(2)老大的,具有想像力的。明显,许多人都只把浪漫理解为它的第一层含义。如此断章取义便会限制“浪漫”一词思想的发展,于是,在世界上出现了这样一种声音:浪漫已逝。

  真的吗?

  其实并不是这样的,浪漫还活着,只不过奄奄一息罢了。

  正如宇宙的产生是由于一次巨大的空间爆炸。浪漫的产生也源于思想的巨大碰撞。在宇宙的那次空前的爆炸中,出现了一组相反的事物;物质与反物质。而在人类社会中,与浪漫主义相对的便是理性主义。在文学界,便是现实主义。十八世纪中期,法国的启蒙运动爆发,理性主义达到了顶峰,无论是伏尔泰还是卢梭,都把理性当作人类思想的结晶,是人文的核心。与此同时,正如自然世界的发展,浪漫主义也在蓬勃地萌发,不过是在文学界。其实在文学界,“浪漫主义”很早就出现了,从中国的屈原、李白到欧洲的雨果、雪莱,浪漫主义文学始终占据一席之地,天马行空的想像便是它的代表标志。无论是但丁的《神曲》还是普希金的诗,都或多或少会受到浪漫主义的影响。而放到现代,法国著名的作家勒·克莱齐奥似乎也继承了一些浪漫主义的灵魂。而著名导演李安的大作《少年派的奇幻漂流》更是以超凡脱俗而又荒诞奇异的想像闻名遐迩,而这也得益于浪漫主义色彩。浪漫主义、浪漫思想已经在人类社会中存在了上千年,岂能如此轻易消亡?它只不过是受到了很多很多的阻碍,而选择了假寐而已。

  不过,谁又能保证,假以时日,浪漫主义不是真的被“谋杀”于人世间呢?

  确实,很多人的担心不无道理。在很多时候,两代人的想像力受到了很大程度的削弱,想像力发挥的空间变得越来越小,自然,浪漫主义也就像冬眠的动物,蜷伏于洞中,没有伸展的空间。在人类飞上蓝天之前,天空一直像谜一样存在于我们的心中,无数孩子望着天空幻想,而诗人则称天应是蓝色的希望;在人类了解宇宙之前,月亮上还住着美丽的嫦娥与玉兔,牛郎织女还能于七夕相见……现在呢?白云上根本没有华美的城堡,月球不过是荒芜的沙海,各种各样的美好的幻想都被现实一一打破、掩埋。我并不质疑科学探究的必要性,只是害怕真的有一天,一个孩童望着蓝天看见的不是希望与美好,而仅仅是百分之七十八的氮气和百分之二十的氧气还有PM2.5;当他俯视大海,却不曾幻想过海底的世界,仅仅是知道水下有凶猛的各种鲨鱼。等到那天,或许浪漫,天马行空的浪漫就仅能存在于典籍之中,或是医学上人脑的某种**号罢了。那一天,便会是浪漫的受刑之日,那头眠于冬天的动物,便再也等不到春暖花开。而谁又该为这样的虐杀负责呢?我们是不会怪罪于科学的。

  浪漫就像花,萌发、生长、绚烂,然后凋零。它或许不会死,它或许只是在等待另一次绽放。但请不要烧焦了它的根,破坏了它的土壤,却满含泪水,以哀悼浪漫的死亡。

 

 【名师点评】王学东(江苏省特级教师;如皋中学)

本文的材料是丰富的,文章前半部分主要说浪漫,从浪漫的词义说到浪漫的由来,从浪漫的表现说到与浪漫相对立的思想观点,从古到今,从中到外,材料信手拈来,很难相信这是作者在没有任何资料可供查阅的考场上写出来的。本文的语言是老道的,无论是解释浪漫,还是漫谈浪漫,抑或是分析浪漫的被谋杀,总是那么不紧不慢,侃侃而谈。这种坐而论道的洒脱,很难想象能写出这种文字的竟然是个刚读高二的男生。本文的眼光是敏锐的,这种敏锐主要体现在对“谋杀者”的追踪上,作者没有把浪漫的“被谋杀”归于一因,这里有想象力的被削弱(这自然是教育的问题),有科学的发展(科学其实也是一把双刃剑),当然还有人类对自然的破坏。而这一切,作者又没有特意点出,而是要读者细细体味。 

谁谋杀了浪漫

扬州大学附属中学高三 陈婧

  “浪漫”一词原是舶来品,音译过来以后,名词叫“罗曼史”,形容词则称“罗曼帝克”。细细想来,这两种译法实在是极具音韵美和意境美的,不愧为语苑中的奇葩。它让人想到19世纪欧洲着华服、烫卷发的贵族小姐在贵族公子温柔的环抱与注视中翩翩起舞的样子,它又使人想到文艺复兴时期艳丽多彩、饱满细腻的油画作品。总之,“浪漫”一词译得好,总是让人浮想联翩。

  我不知道“浪漫”这一说法是何时传入中国的,但我大致知道,“浪漫”这种行为大抵发端于先秦时期,《诗三百》即为明证。从“所谓伊人,在水一方”的清丽,到“天地合,乃敢与君绝”的决绝,从“琵琶弦上说相思”的含蓄,再到“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的淡雅,古代诗词专门开辟了一个角落,供“浪漫”栖身。不幸的是,自程朱理学问世后,“浪漫”便遭了灭顶之灾。男人把女人当作自己的附属物,女人把自己当作男人的小女奴,动辄把“守节”“殉夫”挂在唇边,贞节牌坊上的字字句句,都是女人用眼泪镌上去的啊!对此,林语堂曾有一篇小说作过精彩描绘,鲁迅先生在《我之节烈观》中的议论也可谓掷地有声。到了民国,曾有过一段反对“包办婚姻”,崇尚西式婚礼的风潮,新中国成立后,上山下乡的知青中间也曾擦出《山楂树之恋》那般纯美的浪漫火花。可是现今呢?中国早已与国际接轨,社会也更加开放包容,可是浪漫怎么反倒丢了一席之地?是谁谋杀了浪漫?

  有人可能要反驳我的话,并义正辞严地搬出当代男女当街拥吻,旁若无人的实例;在咖啡馆、奶茶铺,我也曾目睹情侣故意共用同一根吸管,也不嫌杯子传来传去太麻烦。有人说这是浪漫,可我觉得,有这种“浪漫”存在的时候,真正的浪漫已经被谋杀了,凶手便是现代人对浪漫的肤浅理解。形式上的浪漫,总是流于表层,难以触碰到浪漫的精髓,反教人觉得无聊而又俗套。肥皂剧里的情节,若被生搬硬套到现实生活中来,只能暴露出主人公内心的寂寞和思想的空虚。真正的爱侣,当如李清照与赵明诚“赌书消得泼茶香”,应如朝云对东坡风雨与共,不离不弃,应如归有光对妻子爱得深刻,念得深沉。与形式上的浪漫相较,我更倾向于精神的交流与共鸣,毕竟我们都会老去,当容貌、金钱等逐渐褪去,能维持浪漫的只有两颗以相同节奏跳动的心。

  除了肤浅庸俗的浪漫观以外,谋杀浪漫的应该还有快节奏的生活与消费文化、娱乐文化的社会心态吧!在现代社会,情感遭到了极为可怕的忽视。很多人简单地认为只要物质生活水平提高了,精神世界的质量自然就提高了。于是,地铁站随处可见拎着手包匆匆奔波面带倦容的年轻人。他们当中大多数是眼高于顶的白领一族,为了事业耽搁了感情或是由于择偶标准太高迟迟找不到归宿,这样,便诞生了所谓的相亲节目。在这里,感情被当作廉价的商品,情感的交流被问房问车问工资代替,赤裸裸的秀浪漫,不过是让浪漫再横死一回罢了。感情是两个人的事情,浪漫也只有在两个人彼此相悦、情感默契到一定程度时方才诞生。浪漫可以平淡如水,但必须淡而有味,须得经由彼此的努力将平淡的日子过出优雅,过出安宁。很多夫妇的一生便是如此,虽无露骨的浪漫,却时时于平淡中见真淳。而那些把相亲节目当作恋爱速成班,把感情和浪漫当作消费品的男女青年们,即使牵手成功,也很难白首到老吧!

  由此可见,浪漫频频遭到谋杀,除了一部分历史遗留下来的保守因素作用外,问题主要还是出在我们自己身上。我们歌颂浪漫,追求浪漫,却不知何者为浪漫。我们潜意识里想把浪漫据为已有,却又下意识地把浪漫当作炫耀的资本,把社会当作大秀场、大舞台。诚然,与亲朋好友分享浪漫的甜蜜,这无可厚非,但是把浪漫作为娱乐大众的消费品,这就值得批驳,值得深思了。我们真的应该在繁忙的生活中分出一些时间,多多关注一下自己的内心世界,免得不经意地做了谋杀浪漫的凶手而不自知,当世间最后一点浪漫也死去的时候再来告诉子孙,这世上曾有个名叫“浪漫”的东西。

  其实,浪漫可以不局限于爱情,在沈三白的《浮生六记》中,一树,一石,一出,一复皆可成文,这便是大浪漫,大情怀。当然,此等境界为我等凡夫俗子所不可得,只有尽向往之的份了。

  诗人于坚说“诗是在平原上奔驰的骏马,一是被关进形容词的马厩,它便死了。”而我说:“浪漫是真性情,一旦落入功利、世俗的窠臼,它便被谋杀了。”

【名师点评】王学东(江苏省特级教师;如皋中学)

初读本文,我就被作者知识的广博和洞察的睿智所折服。仅仅一个“浪漫”就调动了作者若干阅读积累,文艺复兴的油画、《诗经》、唐诗、宋词、林语堂的小说、鲁迅的杂文、张艺谋的电影、沈三白的散文、于坚的诗歌统统奔涌于笔端,令人目不暇接。当然,更令人叫绝的是作者对“浪漫”的识见,她坚决排斥肤浅庸俗的浪漫,她所主张的浪漫是男女间精神的交流与共鸣。于是,她把批判的笔触刺向了“程朱理学”, 刺向了肤浅庸俗的浪漫观,刺向了浮躁的社会现实。令人警醒,促人深思。

【三等奖作文】

谁谋杀了浪漫

南京师范大学附属中学江宁分校高一 郑妍

桃红柳绿,春光灿烂,母亲捧着一本《唐诗》,正在教九岁的女儿背诗。

女儿挥着肉乎乎的小手,劈里啪啦翻了几页,随意挑了一首,用雅嫩的童音念道:“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母亲鼓鼓掌,赞许地说:“阿囡念得真好!可是,阿囡知道这首诗是在讲什么吗?”

“知道知道!”女儿得意地跳起来,“这个人去年遇见了一个长得比桃花还漂亮的姑娘。他喜欢上了这个姑娘,但是他第二年再来的时候,姑娘却不见了。他只好看着桃花,怀念那个姑娘。多浪漫啊!”

母亲听了心惊肉跳,忙骂:“小小年纪,净说些胡话,就是不学好!”

女儿安静下来,委屈地望着母亲。

母亲深吸了几口气,缓和了脸色,语重心长地说:“阿囡,这首诗说的是一个年轻人,得到了一个善良的姑娘的帮助,心怀感激。第二年他想来报答姑娘,姑娘却已经搬走了。他就写了这首诗来赞扬姑娘比花还美的品德。才不是你刚才讲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以后不许再胡说八道了,知道吗?”

女儿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母亲松了一口气,低翻了几页书,瞥见一句“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同居长干里,两小无嫌猜”,被吓得立刻把书扔到桌上。她走到书架前,抽出一本《诗经》,开篇第一首就是“关关睢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她慌忙塞回去。又抽了几本,都被她否决了。最后,母亲从书架上抽出了一本朱熹的著作。

“阿囡,今天我们来学这一本,你读几句。”

女儿睁着迷茫的大眼睛,翻开一页:“存天理,灭人欲……”

屋内仍是书声琅琅,屋外却变得乌云密布,沉重逼仄的天空压在楼顶,大雨将至。

【名师点评】王学东(省特级教师)

本文截取了现实生活中一个母女读古诗的镜头,耐人寻味。一首崔护的《题都城南庄》,被母亲曲解成了感恩的故事,一句李白的“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同居长干里,两小无嫌猜”吓得母亲“立刻把书扔到桌上”,一本《诗经》因为有了“关关睢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的开篇,也被母亲藏了起来。青年男女美好的浪漫爱情,在母亲的眼里却成了洪水猛兽。是什么谋杀了浪漫呢?是母亲根深蒂固的男女授受不亲的封建思想,但作者没有明说,而是借朱熹的“存天理,灭人欲”作了揭露。文末密布的乌云和逼仄的天空岂止是写景,作者融情于景,给全文增添了凝重的一笔。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